欢迎您!
主页 > 娱乐新闻 > 正文
湮灭的金朝-中新网
日期:2021-05-02

  金朝为什么失败?这需要追溯金朝的发家。众所周知,金朝是女真族建立,发源于东北。大体按照地理以及与辽国关系亲疏,女真分为“熟女真”和“生女真”。建立金朝的完颜部,是虎水流域的生女真一部。生女真顾名思义,其风俗更为原始,也更为体现部落的军事民主制度。在后人的记录中,后来被尊称为金太祖的阿骨打,所谓“御宴”除了肉食,也不过糙米饭、腌黄瓜、冷酒,“或烹,或生脔,多以芥蒜汁渍沃”。阿骨打攻下北京后,他打算把汉族皇帝专用的“黄盖”,给在场女真贵族一人撑上一柄。这在讲究的士大夫看来,简直是笑话。

  金朝灭亡之前,到底发生了什么?事实上,这段历史充满悲壮的戏剧性。金朝在鼎盛时期,占据今日中国大部分版图,“北起外兴安岭,南至大散关、淮河一线与南宋交界,东濒大海,西邻西夏,领土有今天的黑龙江、吉林、辽宁、河北、河南、山东、山西七省之地,加上内蒙古、陕西、甘肃的一部分”??如果从国土面积看,当时金朝的面积相当于南宋的两倍,人口也相差无几。

  耐人寻味的是,对比宋朝的抗蒙,金朝的表现可以说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。在金朝最后二十四年中,金朝不仅更换了都城,也更换了三位皇帝,即卫绍王、金宣宗、金哀宗。其中,我们并没有看到常见的亡国之君昏聩荒诞的戏码,他们也许没有盛世明君的雄才大略,但是也不乏“励精图治”、仁慈为善等特点。可以说,我们看到的更多是无奈与悲壮。比如金朝末代皇帝金哀宗,就多次表示对于亡国之君的不甘心,“金紫十年,太子十年,人主十年”,没有亡国之君的无道,却不得不承受亡国命运。

  说起金朝的灭亡,国人好像比较陌生。在《射雕英雄传》中,“蒙古灭金”是时代大背景,但金人的形象无非也是豪杰口中的“金狗”,至于金朝灭亡的细节,更是少人关心。

  不过,等到金朝夺取了宋人的半壁江山,就开始走上了宋人的命运。金朝的第三代君主金熙宗已经非常汉化,“赋诗染翰,雅歌儒服,分茶焚香,弈棋象戏”,成了“一汉户少年子”。

  文/徐瑾

  湮灭的金朝

  如果说看宋史长流泪,那么看金史,更多是叹息。元代的《金史》,对于这段时间也给出对应的评价,说起金哀宗,称其“区区生聚,图存于亡,力尽乃毙,可哀矣。虽然,在《礼》‘国君死社稷’,哀宗无愧焉!”

  后代因此常常评价其为以儒亡国,其实这是只看到了表象。金朝的短暂辉煌,经历了早期军事封建化到混合体制再到后期汉化的历程。“小尧舜”金世宗之后,也有风雅汉化的金章宗。金章宗一般被认为喜好文学,崇尚儒雅,后代也评价其政治清明。但乾隆恰恰指出,他是金朝灭亡的根源,因为他忘记自己的祖宗旧风,“即位以后,未尝不知治体,然偏以典章文物为急,而诘戎肆武之道弃之如遗,遂尽变祖旧风,国势日就孱弱”。作为女真人的后代,清朝对此可谓心有戚戚。

  发于2021.4.26总第993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学者周思成不无遗憾地在《隳三都》一书中指出,金史学者和蒙元史学者似乎都不怎么关注金朝的灭亡。对南宋时的汉人来说,靖康之耻难以抹去,金朝灭亡的记载往往作为一种天道循环的体现,不乏幸灾乐祸的意味。

  金朝的灭亡,犹如靖康之变的变奏,也是南宋“崖山”悲剧前传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21年第15期

  正如周思成所言,金朝最后三位皇帝的统治,其实陷入一个恶性循环,“军事失败??内部矛盾加剧、可支配资源锐减??军事失败……”最终不得不在竭力挣扎中灭亡,“这三人,不过是这艘大船猛地撞上蒙古这座陡然出现的冰山之际,恰巧把手放在了船舵上的凡夫俗子。”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  金朝共传十帝,享国119年,其崛起和毁灭都非常迅速:发家阶段不到二十年的时间,接连灭辽与北宋,而最后的岁月,不到三十多年的时间,又经历了从繁荣到灭亡的过程,一季度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和决定逮捕涉黑恶犯罪1385人-中新网

  【编辑:丁宝秀】

  正如周思成所言,“这段历史之惊心动魄,丝毫不逊于南宋灭亡”。他的新书《隳三都》以公元1211年到1234年间的系列围城故事,还原了金朝的灭亡画面。书名所谓“隳”(huī),就是表示毁灭与破坏,尤其是城墙或山头。因此,更准确地说,是从围城战(siege warfare)角度,重点讲述了当时金朝中都、南京、蔡州这三座都城的陨落,再现金朝亡国史。